雷军创业:不是“雷布斯” 是A级员工

不是“雷布斯”

按照钛媒体对A级的定义,雷军并不是“雷布斯”。他是A级的员工,但不是A级的企业家;他模仿A级的企业建立了一个C级的小米,但这并不能打造一个A级梦想。

如果说“劳模”是雷军前半生的关键词,那么,“顺势而为”就成为雷军后半生核心。可惜的是,顺势而为是商人的做法,它可以更聪明的变现商机,但注定与雷军的梦想渐行渐远。

被命运打败的人——Not ake a dent in the universe

“我们找对了一个风口,连猪都能飞起来的风口。能引起这么大的关注,有这么多人知道,就是形势比人强。”

在2015年底,小米接受Moringside、启明、IDG总计4100万美元的A轮融资时,投资者对它的估值仅约为2.5亿美元;2011年12月,小米进行第二轮融资时投资者对它的估值已飙升至10亿美元,相比 A轮融资翻了4倍;最新进行的一轮融资使小米公司身价飙升至40亿美元,相比第二轮融资又翻了4倍,两年时间完成了三级跳。

但此刻,雷军的性格里已经混杂了太多的东西。

“小米的85%的成功都靠运气。我现在做小米的状态不如金山时代,那时我每周上7天班,每晚12点下班,但这又多少用呢?我们被过去的教科书教育,成功是99%汗水加1%的运气;但是有好事者考证,1%的运气超过了99%的努力。”

很遗憾的说,他的话如果不是故意,至少也是无意中曲解,以便为自己开脱。

是优秀投资人

雷军是优秀的投资人,他对当下趋势的判断非常准确,就如同他的足迹行经软件和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的各个热点领域一样。但可惜的是,他自己并非是顶级的企业家。因为他自己的名利心、得失心太重,一面是致命的自负,另一面是自愧不如。

比如,在小米正式亮相之前,他悄悄的做了15个月的工作,才敢把队伍拉出来。为什么?雷军对媒体说,“我们为什么一直很低调?因为我们当时想好了,事情如果做成了就成了。万一做不成,我们就说自己从来没做过!”何等聪明!

雷军曾经说过,“我挣钱的欲望没有把一个东西做成功的欲望高,要不然我不会写了16年的代码。”在雷军的心中,小米是他人生中最后一件事,他将一切押注在了这个年轻的公司身上,即使回归金山担任董事长,雷军的名片上依然印着“小米科技董事长兼CEO”。

虽然他强调自己挣钱的欲望没有把一个东西做成功的欲望高,但支撑这种理想的,不是改变世界,也不是惠泽他人,而是要证明自己的优秀。雷军依然是雷军,只不过要证明自己的优秀,“名利心”、成功成为了雷军的执念。他必然不缺乏金钱,他只是缺乏与他远大抱负相匹配的成功。

但是,他在意的。他太在意了。看着后辈的成长,他不得不心生感慨:他曾经是他们眼中的英雄,现在他们已经高高在上。他曾经开辟的领域,都被他视为小市场而放弃,而那些市场都孕育除了更大的企业,远远超过雷军企业几个数量级。

对雷军而言,“成功”成为其巨大的包袱。他渴望成功,渴望巨大的成功。这或许是他自信自负能力的终极表达。或者,他认为,聪明如他,应该,也一定会有巨大成功作为结果。

据千淘资本联合创始人李华兵对媒体回忆:1998年,雷军在武汉大学演讲时说:“金山的梦想是让软件运行在每一台电脑上”;“我要用未来十年和微软来一场豪赌”。

等到雷军做小米的时候,据说,他告诉员工说,“小米科技要成为一家世界500强公司。”

与其说这是愿景,或者远见,倒不如说这是雷军的一个心结。他内心对自己的聪明、努力和自负一定是达到了顶点。

更多相关文章